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收藏时光的盒子

我们的生活从来不缺少故事。。。

 
 
 

日志

 
 

“滑翔”是尘封78年的耻辱  

2009-07-27 08:5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滑翔”是尘封78年的耻辱

2009-07-25 13:21:27    来源: 辽沈晚报


“滑翔”是尘封78年的耻辱 - 饼干 - 饼干盒

“滑翔”是尘封78年的耻辱 - 饼干 - 饼干盒

“滑翔”是尘封78年的耻辱 - 饼干 - 饼干盒

“滑翔”是尘封78年的耻辱 - 饼干 - 饼干盒

“滑翔”是尘封78年的耻辱 - 饼干 - 饼干盒

“滑翔”是尘封78年的耻辱 - 饼干 - 饼干盒

“滑翔”是尘封78年的耻辱 - 饼干 - 饼干盒

  历史的钩沉总是从往事开始,追忆“滑翔”也要从一位老人的记忆讲起。滑翔的名字要不要改,每个人在读过这篇文章后,都会有自己的判断。

  提起铁西滑翔地区,沈阳人脑海中有两种记忆。

  曾经,这里是一片钢筋水泥的建筑,背后有喧嚣和尘土,和日复一日灰色的天空。

  如今,历经多年的城市改造,滑翔已变成全国最大的居民小区之一。灰色的天空洁净起来,举目可见成片的居民小区,车水马龙的宽阔街道。

  一切都让这里充溢着现代的繁华气息。“滑翔”两个字,对于奔忙在沈阳城中,行色匆匆的路人而言,不过是一个区域的名字,一个代表符号而已。

  但却极少有人知道,“滑翔”这个称谓本身代表着一种屈辱,78年前,侵华日军在这里建立了滑翔机训练大队基地,建立了滑翔飞机训练场。滑翔地区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的。

  作为一种民族屈辱的见证,有人建议,不再使用“滑翔”这个称谓,将它从人们的视线中抹去;

  不过,也有人坚持使用“滑翔”这个名字,因为它代表着一种记忆,几十年乃至更久,几辈人乃至更多,不断传承下去的共同的记忆……

  对于沈阳滑翔这块土地,对于它所承载的那段屈辱的历史,比张文琦老人更了解的人不会太多。

  78年前,这块土地还在使用老名“奉天西郊汪家河子”,上面矗立着的是东北第一所私立公益性大学——冯庸大学,这里是东北现代学校的发轫之地。

  78年后的今天,还是这块土地,只是再也不见了冯庸大学,所有的人都叫它“滑翔”,就连当时守护着冯庸大学的两只石狮子,也从这块土地上消失,变成了沈阳燃气公司的两个装饰物。

  在一个午后,居住在辽宁省营口市的台湾老人张文琦,向本报记者讲述了许多过去的事,有关于滑翔,有关于冯庸,有关于冯庸大学,有关于那段厚重的历史。

  而他,正是冯庸大学的创办者冯庸先生的外甥。

  滑翔,那是怎样的惨痛往事

  历史的钩沉总是从往事开始,追忆滑翔却要从一段屈辱说起……

   清初,这里属于揽军屯地区,被封为郑亲王即努尔哈赤之侄济尔哈朗的领地。甲午中日战争后,俄国强迫清朝政府签订条约,获得在此修建铁路的权利。1906 年8月,日俄战争后,日本从沙俄手中接管“南满铁路”,日本天皇勒令成立“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 “满铁”),将“铁路用地”改为“铁道附属地”,从此,揽军屯以东的“附属地”内的一切权利归日本所有。随即,日本以“旅大”、“满铁”沿线为据点,推行 “奴化教育”。

  在我国东北生死存亡之际,有一位青年感受到了时局的困迫和混乱,并觉得自己应该有所作为和担当。于是,他用自己的私有财产并在自己家的私有土地上建立了东北第一所私立公益性大学——颇负盛名的冯庸大学。

   这位青年就是冯庸大学的创始人冯庸(1901-1981),原名冯英,字镇雄,海城人,是奉系军阀冯德麟的长子。也许现在提到冯庸,很少有人能了解甚至 知道有关于他的些许事情,但是在当年,冯德麟长子冯庸和张作霖长子张学良却是比肩而立的东北著名两大公子,冯庸在职位上虽不如张学良高,但其声名并不逊于 张学良,尤其是中俄中东铁路之役,冯庸驾机飞至俄境侦察,以及与俄机作战的英勇表现,赢得了全中国人的赞誉。

  而后,冯庸因受父亲冯德麟反对军阀内斗思想的影响,且因为在奉军服务期间参加了第一次直奉大战,眼见国人自相残杀,惨不忍睹,深有感触。于是在父亲去世之前,辞谢航空司令及铁甲车司令二职,专心创办大冶工厂、大冶工科学校。

  冯庸在创办大冶工科学校之后,渐渐感觉到规模太小,仍不足以培育工业救国的人才,就将全部家产改为校产管理,以400万现大洋,在奉天西郊浑河北岸的汪家河子冯家原有的30余万平方米的土地上,创办了冯庸大学。其时,冯庸年方26岁。

  冯庸大学的教育方针的实质,概括起来是:用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来凝聚中国青年,共同抵制日本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从而挽救国家的危亡。

  冯庸大学虽然是一所大学校园,但它却是现今铁西区的南部雏形。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占领了冯庸大学,并逮捕了冯庸,将冯庸押去日本,逼迫他流亡日本并不准抗日。后由朋友保释逃出日本回国。这时冯庸大学 的许多学生都流亡到北平,冯庸便成立了办事处收容他们,1931年11月,他将大批爱国青年组成抗日义勇军和敢死队参加抗日。日本人看到冯庸违约,于是摧 毁了冯庸大学,并在此地修建飞机场,人们称之为滑翔机场,滑翔从此作为一个地理符号出现在历史长河之中。

  滑翔,承载怎样的生死记忆

   张文琦老人说,在1933年冯庸大学解散后,冯庸成为陈诚幕僚。西安事变的前半年,张学良曾想通过冯庸的关系,联合陈诚共同反蒋抗日,但是因为陈诚是蒋 介石的同乡并且是忠诚的部下,此次策划并没有成功,蒋介石也因此事决定从此不再用冯庸。后来,冯庸跟随陈诚到了台湾,至1959年,冯庸自动申请退休。

  居住在台湾的冯庸从未忘记东北那片白山黑水,更未曾忘记沈阳西部的那片土地,那是他曾为之付出了一切的土地。

   张文琦回忆,冯庸晚年曾写过一首诗:“闾山苍苍兮日数云风。渤海茫茫兮何年鹤蹄。善恶何须论,一死万缘空。尘劳烦恼断,不再梦辽东。”由于当时的两岸关 系,冯庸终未能再回故乡。“他就盼着自己死后可以魂归故里,再不用梦中重返家乡。 ”张文琦老人说,冯庸的一生,生活态度十分严谨,从不打牌,也不看娱乐节目,只看新闻。在年轻时,出任冯庸大学校长期间,早晨骑摩托车叫同学起床,以身作 责,对学生进行军事化管理,对学生的态度也十分严肃。

  冯庸有一个女儿在台湾,两个女儿在美国,冯庸对女儿也管教很严,很有老一派中国人的作风。

   似乎是对于自己创办的大学被日军摧毁并变成滑翔机场一直耿耿于怀,冯庸老年时在台湾几乎从不提及自己年轻时在东北的作为,所以他的女儿和张文琦在台湾时 对于那段历史都了解得不多。“现在所搜集到的资料都是回大陆之后才通过各种途径一点点搜集和整理的。 ”张文琦老人说。

  冯庸先生的一个学生曾这样评价恩师:“他一生该做的就做,不迁就、不拖延、不会逢迎,因之大半生的道路,都在不如意中度过。 ”冯庸虽一再遭受大变,但爱国忠贞精神,毫未减退。张文琦老人说,冯庸,做过一些大事,但是都以失败告终,是一位“悲剧性的英雄”。

  而这其中标志性的事件恐怕就是冯庸大学的被毁和滑翔的屈辱由来。

  滑翔,石狮子沾满怎样的历史尘埃

  解放初期,就在今天的滑翔小区里,还有冯庸大学的废墟,有些房子还能看出大体的轮廓,然而现如今,冯庸大学存于世间的唯一实物就仅有在沈阳燃气公司门前的一对石狮,石狮上镌刻着:“中华民国十六年八月八日,冯庸大学成立纪念”。

   然而此一对石狮,相对于当年的历史,显得过于苍凉和单薄,那一行愈久渐浅的文字,也无法激起太多的人去探求、去挖掘、去发扬。在民众普遍所熟知的历史 中,无论是东北教育史的部分,还是东北抗日爱国史,都似乎缺少了冯庸大学这一页,如果铭记也算是一种尊重的话,我们是否对于当年散尽家财办大学的冯庸先生 和那些在抗日战场上拼杀过甚至牺牲的冯庸大学的学生们有些许亏欠呢?

  张文琦表示,冯庸和张学良关系一直很好,两人的字同为“汉卿”就可见一斑。冯庸大学解散后,就并到了东北大学,因此,东北大学中也有着冯庸大学的影子,这或许可以稍稍慰藉冯庸先生的在天之灵。

  昔日盛极一时的冯庸大学,泱泱数千学子,如今却只空留一对石狮子,这未免有些令人唏嘘。张文琦希望能够“在东北大学建立一个冯庸馆”,把石狮子放到东北大学,借以让冯庸大学仅留存的实物能完好的延续下去。他说:“如果冯庸还活着,这恐怕也是他最希望看到的了。 ”

  滑翔,记录了痛苦也承载了历史

  时间让同一片土地完全沧海桑田,唯有滑翔这个名字,还能牵扯着大家的记忆。不忘,亦是一种敬意。

  有人疑惑,滑翔这个名字由日本侵略而起,是否要坚持用下去?

  张文琦老人说,这不仅仅代表了中国的一段屈辱,也承载着一段历史。屈辱的存在就意味着我们竭力的反抗过,而这种反抗比屈辱本身更值得纪念。

  早在政府规划滑翔小区的时候,曾经把十个小区定名为浑河小区,整个一大片居住区叫做浑河居住区,各个小区就叫浑河一区、浑河二区等,但是浑河这个名字却始终没被当地住户接受,住户们还是叫滑翔小区。而滑翔小区的名字也就这么叫了下来。

  对于更改“滑翔”的名字,中共辽宁省委党校张一波教授提出了反对意见。“滑翔这个名字是日本侵华的一个罪证,如果改名,以后就没有谁会记得了。沈阳有百分之七十的文物都被拆毁了,滑翔这个名字要留下。 ”

  是的,留下的也不该就仅仅是这个名字,这背后的历史远比这名字本身更需要铭记。对于滑翔背后的种种追忆,我们还可以记起冯庸这样的爱国者。“滑翔”的名字还要叫下去,这代表着一种记忆,我们和子孙后代都可以传承的共同的记忆……

  记者 吴新星 见习记者 张阿春青年冯庸。 (资料片)张文琦在讲述那段尘封的历史。 见习记者 张阿春 摄

  滑翔小区电子图片。

  冯庸大学的石狮子。 张元隆 摄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